九州体育 > 病毒营销 >

小米巨亏75亿 雷军获99亿奖金 效法贾跃亭高位套

作者:admin时间:2019-05-06 17:42

  前不久,小米成功上市,虽然小米市值降至490亿美元,明显低于高盛、摩根士丹利、摩根大通等机构给出的800亿到940亿美元估值,但终究还是成功上市了,小米的早期投资者获得了异常丰厚的回报。

  最近,小米二季度财报曝出小米巨额亏损75亿元,对此,小米集团的CFO周受资解释道,主要是因为小米在上市前向雷军支付了高达99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激励开支导致的。

  从小米急于上市和雷军获得99亿元天价奖金来看,在智能手机已经成为红海的情况下,资本已经急于退潮解套。由于互联网公司的资金成本非常高,而且在经营上高度受投资人影响,就做实业来说,在定力和耐心上,相对于传统制造业具备先天不足。加上在核心技术上的缺失,小米的未来不容乐观。

  正如雷军所说,“在风口上,猪都能飞起来”,小米过去几年商业上的成功,还有放到特定的时代背景下去看。

  在小米切入智能手机市场的时候,国内手机市场还处于后诺基亚时代,以波导为代表的老一代国产手机厂商在市场竞争中力不从心,以中兴、华为、酷派、联想为代表的新生代只是初出茅庐,国内不存在如日中天的国产手机品牌。

  国产手机的青黄不接,诺基亚的奔溃,HTC的昙花一现,以及苹果、三星的高价位、高“逼格”,使2000元档手机几乎是一个空白地带,这个价位的手机往往是配置各种缩水,这就给小米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细分市场。

  加上小米抓住了智能手机革命的风口,并且提供了2000元价位的高性价比手机,抓住了目标客户,加上病毒营销和包装,使小米手机成为“站在风口上的猪”,飞上云霄。

  早些年,由于智能手机市场在不多不断扩张,且小米资金流比较充裕,因而并不急于上市,今年之所以要上市,是因为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处于饱和状态,很难在维持过去芝麻开花节节高的状态。

  其实,早在前2年,小米市场占有率就有过不升反降的情况。估计当时投资人就发掘了智能手机市场快要饱和了,想要解套,只不过在小米业绩下滑的情况下,无法实现利益最大化,因而必须先把小米的业绩往上托。

  恐怕这也是为何近2年小米非常拼,出了多款高性价手机,销量也随之节节攀升。

  在业绩回升,且智能手机高度饱和,竞争越发白热化的情况下,小米上市也就理所当然了。

  雷军高达99亿元的奖金,恐怕也是这个因素,估计是雷军自己也意识到智能小米手机发展已经到瓶颈了,先把钱拿到手再说。

  如果雷军把99亿奖金回馈小米公司,全部作为小米研发经费,铁流还能给雷军点个赞。但如果雷军把这99亿都拿走了,那基本就是贾跃亭高位套现的节奏。

  互联网公司最擅长的是包装营销,炒作概念,然后快速圈钱,在打开市场初期,毫不吝啬的以亿为单位烧钱,熬死竞争对手之后,要么靠垄断获取高额利润,比如BAT、滴滴,要么靠占据的市场份额和用户数量上市圈钱。

  而做实业,特别是高精尖制造业,最需要的是经得住孤独,耐得住寂寞,十年磨一剑,甚至三十年磨一剑,这就与互联网企业的基因和背后投资人的利益诉求相悖的。

  如果说像智能手机这类整机产品还有“轻资产”的操作余地,但像一些属于重工业范畴的领域,或是一些高精尖的行业,互联网这套资本游戏是根本玩不转的。

  以最近非常火的互联网造车为例,这些车企PPT各种炒作、吹牛,但至目前不仅安全性、可靠性存在瑕疵,连最基本的产能都不稳定。然而,即便如此,也不妨碍这些互联网车企在PPT和发布会上在传统车企面前找优越感,抬高自己的身价。

  实践证明,互联网公司不适合做实业。这也是铁流对网络上所谓的“发展中国芯要靠BAT”嗤之以鼻的原因。

  即便是小米的成功,更多的是抓住了时代的机遇,而不能证明“互联网+”模式具备比较优势和优越性。在小米的成功后,乐视、锤子等纷纷也开始造手机,企图复制小米的成功,然而,乐视已经完了,锤子完全是投资人烧钱和罗永浩的单口相声在支撑,恐怕当锤子幕后的投资人获得了解套的机会,就是锤子的死期。

  互联网企业的基因使企业必须不断找增长点,不断跑马圈地,因而很难深耕一个领域,公司决策比较容易受资本绑架,更加倾向于短平快的运营模式。

  而且在上市之后,过去一直对互联网公司高度支持的投资人就有了退路,投资人获得了高位解套的良机,因而很多人把乐视上市看作贾跃亭的一大败笔。

  小米的上市,对于小米来说,一方面获得了大笔资金,另一方面,小米投资人,及雷军等创始人已经获得了异常丰厚的回报。投资人解套后,当小米滑向危机的时刻,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不断砸钱。类似的,在公司上市后,以雷军为首的核心管理团队不再会像过去那样拼命。

  何况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是红海,市场竞争会越发激烈。病毒营销这类小米曾经的神技,华为玩的有过之无不及,加上在核心技术上的缺失,小米的未来不容乐观,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。